姒意暖

【无授翻】Darkness & Light 闇与光(Fabien/Claudine)

难得的粮!

贰万入迷ME:

本章完结章


作者Dancingsalome
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839410/chapters/16596871


Chapter 05:你看见了什么?


正文如下: 


在公主病逝的之后又过去许多时间,Claudine回到了她平日里的正常工作中,帮助那些跑来敲门找她看病的人,偶尔也要因为召见进攻,然而在她工作的这些过程中,思绪却时不时地围绕着Fabien打转,最初她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因为她很担心Fabien的伤口会不会感染,但是Fabien恢复得很快,他有几次过来给Claudine检查,所以她早就知道她其实他根本没什么事,最终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劝服说Fabien不需要她的额外的关注。


然后她又觉得这样时不时想起Fabien是因为自己父亲被毒杀的事情,Fabien从没有告诉她到底是谁给她父亲下毒,而她自己又不敢把问题说出口,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怀疑。曾经在宫里的时候她从来不是那种喜欢参与喋喋不休的八卦的人,但她也能从周围的人的谈论中知道凡尔赛宫里的情况,或者一些特别有针对性的小谈话,Claudine很确信她已经知道了到底谁该为这件事情负责。


她走在楼梯的走道上,跟在两名打扮举止优雅高贵的夫人身后,他们谁都没有想要把声音降低一点,也没有因为后头有人就略微收敛。


“看上去Clermont夫人好像是回波城去了。大概她得在几个月之后找个恰当时间回来。”


“那是当然。当她重新拿到她的身份证明文件之后。”


“那是当然,每个人都知道她可是很受Marshal先生的喜爱的。”


“那个粗鲁残暴的野蛮人?我可想不出她眼里的Fabien是什么样。”


“你不能吗?我亲爱的,哦,当然了,显然Clermont夫人并不赞同你的说法。”


两位夫人爆发银铃般咯咯地笑。Claudine停了下来,不再跟着她们走了,这样也就不必再听下去之后的事情,她当然还记得Clermont夫人,清楚记得那位夫人其实并不年轻了,然而依然美得不可方物,有一双冷漠的眼睛,不过倒也和那些企图在宫里寻找到权贵依附的夫人们差不多,她还有一个女人,一个宛若仙女一般的漂亮姑娘,和自己差不多年纪,不过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,Clermont小姐现在依然留在宫里,Claudine想这个可怜的姑娘是否知道她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她觉得她应该多少都能知道一点,这个姑娘穿着美丽华服穿梭在宫廷的达官贵人之间,总是扬着甜美可人的微笑,然而那些笑意却从来没到到过眼睛里。


Claudine有一种说不出的解脱感,又对于Clermont夫人的死并不觉得高兴,尽管知道她父亲的仇算是报了,多少能够让她心平气和一点,然而她的内心依然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忧伤。Clermont夫人细致优雅,老于人情世故,就算自己穿上美丽的衣服,假装自己是一个体面上流贵族女子,也不可能像Clermont夫人那样毫无挑剔。不过这些倒也没有真的困扰她,Claudine从小就被教育要干干净净的,关于其他姑娘趋之若鹜的锦衣华服并不上心,实际上自从她开始穿着男装之后,发觉男士装束出奇的让人觉得宽松舒服,已经早就把礼服和裙子之类的事情丢到脑后去了,现在她回到了自己家,站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看了很长时间,她曾经被人称之为漂亮,Fabien也曾经这么说过,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像Clermont夫人那样散发出诱惑人的性感的气质。


“不过我也不想那样。”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,就算是那么漂亮以及有着尊贵的出生,Clermont夫人最后也不过就是一个杀人的刽子手,Fabien对她也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仁慈,尽管他曾经对她有所垂青。


然而她依然觉得不开心,最终只能对自己内心坦白她如此关心Marshal先生,是因为她自己也没想到的另外一种情思,她坚决地告诉自己这种想法并不明智,仿佛听到她父亲的训诫声音在耳边响起:


“你怎么能和这样一个男人有未来呢?我亲爱的女儿,我总觉得你应该是一个聪明的姑娘,怎么在这件事情上犯蠢,你自己也明白他是不值得你托付终身的,他就是一个无心冷情又冷血的男人。”


但Fabien私底下对她却绝对谈不上这样,她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,Fabien似乎特别能够理解他,提供了她一直以来想要的陪伴,也许他并非是独一无二的,只不过在她父亲死之后他是唯一一个对她表示哀悼和同情的人,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个傻瓜,不过之后的事情——谁又能知道她在救回Fabien之后能有这样秘而不宣的喜悦呢?没有人知道,甚至Fabien Marshal自己也不知道,她自那次之后,才觉得自己并不是无用和碌碌无为的代名词了。


她经常会在国王陛下身边的人群中看到Fabien,两个人都像星星围绕着太阳那样,不过就算他们俩碰到了,他也只是对她点点头罢了,其实并没有什么原因可以多聊,除非是Fabien需要她的专业知识,Claudine觉得这样的相处是最好了。所以当Fabien来敲她的门时,她觉得很惊讶,Fabien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把一本书放在桌上。


“我在巴黎机缘巧合下找到的,我觉得你应该有兴趣。”


他说话直接又漫不经心,好像自己从来不介意Claudine是否真的对这本书有兴趣,不过他这次过来似乎好像就是送这个礼物来的,没别的事情。Claudine翻阅了一下书册,立刻就变得兴致勃勃起来,这本书里头画满了插画,旁边还有一些小小的注解帮助读者更易理解,图片画得很细致,内容很丰富,让Claudine激动得要命,这本书一定是某位医生的手札,她很久之前就想拜读了。


“谢谢您!”Claudine说着转过头,却发觉他站比自己想象中更近,实际上他就站在他的身后,看着她转过头去看书。他又贴近了一点,Claudine敏感地知道他的身体究竟离自己有多少距离了,他的气息就萦绕在她身边,感觉像在拥抱着自己似的,一瞬间觉得似乎有点难以呼吸。Fabien抬手抚摸着书册里图片描绘的地方,离她本来搁在书册上的手近在咫尺,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。


“你怕我吗,Claudine?”


“我觉得我应该是怕你的,但,没有,我不怕你。”


“假如陛下——”


“假如我不再被陛下青睐,当然您不得不服从陛下的命令,无论什么命令,我对此毫不怀疑。”


“的确。”


他沉默了下来,Claudine则低头看着他们俩的手贴得那么近,她的手不像是宫廷里贵妇人那样白皙讲究,但同Fabien的手放在一起,依然显得小小的。


“你希望我走吗?”


她当然不想。“请留下吧。”


Claudine伸手覆住了他的手。Fabien倒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动弹。不过Claudine很快把手收了回来,忍不住为自己的大胆而脸红。


“你还想要知道你问的问题的答案吗?”


“想知道。”


“这可能并不会让你觉得好受。”


Claudine转过身看着Fabien,她已经能够读懂Fabien脸上细小的表情变化了,现在那本来毫无波动的脸上浮现起了一点点的纠结。


“没关系,要是不知道事实的真相,我又怎么能决定之后自己的想法呢?”


他笑了一下,表情又归于平静。


“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她是谁了吧。”


Claudine点点头,Fabien继续说了下去。


“她是个美貌的女人,对我来说爱一个人并不那么容易,不过她宛如烈酒,萦绕在我脑海里,我就像个傻子那样被她的姣好的面容蛊惑,却忽视了像她这样的女人不可能对我有所喜爱,忽略了她其实怀揣着别样的目的,不过她对我来说,像是一场春梦。不,我其实并不爱她,她的内在丑恶污秽,她可以毫无愧疚地让自己的女人像个妓女那样执行着她的计划。不过现在她已经死了。”


“但Clermont小姐还活着呢。”


“她不是Sophie的亲生母亲,不过也别自以为是的认为我让她活着是出于同情或者怜悯,我让她继续活下去不过是因为发觉她对我来说还有用处。我可不是个好人。”


“我知道,不过至少你是个坦诚的人。”


他惊讶地看着她,“也许吧,但是对你来说,我又有什么能够提供给你的呢?我只能带来死亡。”


Claudine仔细端详着他,随着时间的扎他的身体和脸对她来讲已经如此熟悉,她曾经因为给他包扎伤口等等的事情多次触碰他的脸和身躯,以一位医生的身份。而现在,Claudine是以自己,一个女孩的身份抚摸他的脸颊。Fabien闭起眼睛,让她的手指游移在自己的颧骨和额头,描绘着嘴唇的样子,之后她踮起脚,轻轻地吻了他一下。Claudine只是碰了一下就退了回去,看着Fabien睁开眼睛,里头平静无波。


“你看着我的时候,所见是什么呢,Fabien?”


他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。


“我看到我和你之间的云泥之差,你拥有我所没有的一切,我看到你的眼睛中闪烁的光芒,是黑暗中唯一的光,我看到了你的美德和善良,我看到的是真相。”


Claudine气息不稳地呼了一口气,即便是她以前梦想过的爱的表白,也绝对不是这样,不会有任何一个像Fabien Marshal的人对她说出这样动听的话。也许未来的某一天,她会因此而抱憾,但是现在——现在,她只觉得十分喜悦。


“我相信你说的,这就够了吧。”


Fabien托起她的脸,轻柔地附身吻她,Claudine抬手,将双臂绕过他的脖子,回吻了他。




*Fin


 


备注:


我很满意这篇文呢!我也奇怪自己能够写出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但是,到底是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啊!故事里的英雄其实并不像是个英雄,即便他有时候表现得很英雄,但是也不能抹杀Fabien其实不是那么好人的事实。我其实并不是十分喜欢写这种人设:对一个人特别特别好,对其他人都特别冷酷的人,然而最终奋笔疾书地还是写了,我想随着年纪往上走,我也是变得格外容易心软了。






我的废话:


在机场候机的时候航班延误,就全部翻完了。


回到家略微修改一下语句,就全发了。


我也喜欢皆大欢喜的结局啊


然而想到作者写这篇文的时候


一定是还没看到206吧(望天)

为了印照片!随手一图
顺便
约吗